新闻详情

“酒杯大王”山东华鹏7年原地踏步 子公司借环保关停暗度陈仓

中国红酒消费量增幅领跑全球,为何相关产业始终做不起来呢?

  A股红酒板块,除了2016年才上市的威龙股份,业绩还算说得过去,其他几家,张裕A、通葡股份、中葡股份、莫高股份,一家比一家颓废。

  比国内红酒行业更衰的是红酒杯行业。中国两大红酒杯生产商,一家从德力股份变成了*ST德力,另一家,上市才2年的山东华鹏,2017年即扣非亏损,各种“承诺”碎了一地。

  山东华鹏认为净利润腰斩的主要原因是环保压力,不过,这仍然难以掩饰公司存货飙升、毛利率下降、净资产收益率长期不达标等经营问题。

  日用玻璃主业是很难继续做下去了,*ST德力7次定增6次失败后,选择了曲线卖壳;而山东华鹏,去年准备收购化妆品资产一周即告吹,今年又说要转型消防机器人,正刚刚开始玩资产重组的套路。

  酒杯大王7年原地踏步

  一般人只知道追捧法国的红酒,却不知道酒杯也大有讲究,恐怕只有老饕们才知道奥地利的力多,卢卡里斯的上海神韵。

  虽然中国人喝红酒越来越多,但大多数酒杯都是用的某宝货,39.9元一套,还送开瓶器和醒酒器。

  但就是靠着这样几块钱一支的红酒杯,几毛钱一个的调料罐,两家日用玻璃制品企业登陆A股——山东华鹏和*ST德力(002571.SZ)。

  其中,山东华鹏(603021.SH)是中国最大的酒杯、酒具生产商。

  2017年,山东华鹏销售了4000万只玻璃器皿和30万吨玻璃瓶罐。玻璃器皿主要是旗下石岛和弗罗萨两个品牌的酒杯,玻璃瓶罐主要是给大型消费类企业做包装配套,如张裕葡萄酒、石库门黄酒、劲酒、王致和料酒等。

  2011年-2016年整整6年,山东华鹏的业绩几乎原地踏步,直到2017年,崩了。

  2017年报显示,公司营业收入7.85亿元,同比增长12.66%,但净利润下滑48.67%至2636.47万元。如果扣除3132万元政府补贴,公司扣非净利润为-765万元。这是公司自2011年以来的首次实际亏损。

 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,山东华鹏的净资产收益率,从2014年顶峰的11.98%,下降至2017年的1.96%,现已长期不达标。

  同样做玻璃器皿的德力股份,上市7年就是一个大写的“杯具”,公司持续亏损,股价跌跌不休,公司7次定增最终6次失败,不得不选择曲线卖壳。

  这对同行业的难兄难弟同病相怜,命运也如出一辙:艰难上市,挺个两三年,然后业绩、股价一泻千里,最后没办法转型or卖身。

  子公司借环保压力暗度陈仓

  在2017年报中,山东华鹏列举了一大串净利润腰斩的原因,原材料价格上涨、研发支出上涨、维修费用上涨、管理人员工资上涨等等。

  但是,整个描述中占比最大的却是环保问题。这种无力回天的感觉,就算不是山东华鹏的投资者,听了恐怕也会男默女泪吧。

  受持续低迷的经济环境和大气污染环境整治影响,子公司辽宁华鹏和山西华鹏停产改造,收入相应下降。

  不过,斑马消费想说的是,因环保导致旗下工厂停产,这么大的风险,山东华鹏在2015年的IPO招股书中居然没有提及。

  斑马消费发现,这背后恐怕没有这么简单。

  作为行业龙头,山东华鹏在玻璃瓶罐市场的分量毋庸置疑,部分客户为了稳固合作关系,采用了与山东华鹏资产连接式的合作。

  因环保而停产的山西华鹏,就是山东华鹏和公司大客户山西水塔老陈醋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合资成立的,公司持股60%,水塔老陈醋持股40%。

  山东华鹏上市半年后,也就是2015年底,水塔老陈醋将持有的山西华鹏40%的股份,以16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山东华鹏,较800万元的注册资金,溢价100%。

  山西华鹏股权转让次年,山东华鹏称“公司器皿生产线部分进行停产改造”,直到2017年报披露,山东华鹏对外表示,山西华鹏停产改造。

  2012年,水塔老陈醋为公司的第一大客户,当年采购金额达2500万元,随后几年,采购金额急剧下降。

  斑马消费查询发现,公司原第一大客户、控股子公司原参股股东——山西水塔老陈醋股份有限公司,2015年4月更名为山西帝尧府文化艺术股份有限公司,经营范围也从食醋、商贸、服务变成了文化艺术策划、文化交流咨询、房屋出租,后来又加上了保健品的生产和销售。

  进一步查询发现,山东华鹏的合作方水塔老陈醋,与老字号水塔陈醋的生产商水塔醋业并不是一家公司。

  有几个信息需要梳理一下:

  1.公司曾经的第一大客户、控股子公司的股东,并非正宗老字号水塔陈醋生产商(2015年水塔醋业还因水塔老陈醋公司产品虚假宣传躺枪);

  2.公司上市前夕,第一大客户停止了相关业务,与公司继续合作可能性低,在合资公司中撤资的可能性大,但公司未披露这些信息;

  3.山西华鹏的逐步减产,在山东华鹏IPO期间可能就已经开始了。

  无奈转型三心二意

  杯子这个生意是很难做下去了。

  德力股份艰难转型,曾经连续3年与3家游戏公司勾搭,最后都没有交易成功,无奈之下把上市公司控股权转让给杭州锦江集团。

  山东华鹏在2017年初参与了酒类销售平台壹玖壹玖的定增,持股0.75%。在这之前,公司将旗下电商公司上海成赢49%的股份转让给了壹玖壹玖。

  做酒杯的山东华鹏,卖酒的1919,算是拓宽了业务发展的边界。

  但真正要挽救业绩颓势,还是得靠重组,靠多元化转型。

  2017年底,山东华鹏发布公告,拟收购主营化妆品生产销售的巨擘亿网,没想到这个标的本来就不干净,计划仅一周就告吹。

  2018年2月底,山东华鹏对外宣布,准备收购主营消防机器人的沪宁智能。

  不知道在转型并购这一点上,山东华鹏会不会像它的难兄难弟德力股份一样,“好”事多